博鱼体育《品牌出海上一个七年》 中国早期的出海战略:

导语:今年品牌出海又开始被热炒,不光是独立站,从CRM到Chatbot,从支付到MCN,这几年消费出海发展之迅速令人深信未来还有更大的风口。

博鱼体育《品牌出海上一个七年》 中国早期的出海战略:

仍旧记得这七年里很多感人至深的瞬间,记得许多跌跌撞撞的前行。靠出海的各位前辈领路,一路走到现在,我尽可能的记录当时的真实经历和想法。我们开始吧。

回顾品牌出海之路,就不能不从早期的出海历史说起(这篇文章不讨论早期互联网出海)。中国早期制造业、消费行业的国际化,是开始于上个世纪的。只不过那时没有“出海”这个互联网名词,而产品与资本的国际化是一直在进行的。

我们讲这么多年的Made in China,简简单单到处可见的三个英文单词,背后是中国制造业出海漫长的探索和积累,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阵痛和突破。

一、早期制造业出海怎么玩?

说起早期制造业出海,就绕不开三个名词OEM、ODM和OBM。先简单解释一下这三个名词。

《品牌出海上一个七年》 中国早期的出海战略:OEM+ODM到品牌

企业增值的微笑曲线

OEM-Original EquipmentManufacturer,即自主生产,品牌方自己做设计、下订单,中国工厂生产,委托代工。这种模式最早诞生,行业内常说秋裤换飞机的段子就是这样来的。

因为技术能力不足,我们只能用原材料、土地(厂房)、人工,来换取少量的利润,机器技术都要靠外部输血。目前100%绝对的OEM几乎已经不存在了,工厂在工艺技术的成熟上多多少少都建立了一些自主设计能力。

ODM-Original DesignManufacturer,即自主设计,有一个电脑行业诞生的名词,“白牌”即代表着这种模式。即厂家设计并生产一款产品或相应重要模块。而品牌方像点菜一样,只说需求,把具体的模块整合甚至是成品冠上自己的品牌。

厂方做OEM久了,逐渐会积累ODM的实力,举例来说,目前我们熟悉的富士康、宁德时代等企业,在与苹果的合作中,就大量采取这种模式。

苹果在很多具体模块,比如电池模组中,只提Spec需求,而电池设计、生产工艺是中方主导的。而飞利浦等很多小家电品牌,甚至直接在中国ODM获取成品。这种模式在目前的外贸行业中占据最主要的份额。

OBM-OriginalBrand Manufacturer,即自主品牌,从白牌再进一步,工厂发现自己有能力设计出来优秀的产品,那为什么要把最大的一块利润给海外品牌呢,我们能否自己打造一个国际化的品牌?

在这条路上,台湾的探索开始在我们之前,广达电脑、台积电都是这条路走来的。而中国无数的制造业企业,从消费到高科技,都处于OBM的探索状态。这也是我们所谓的品牌出海的雏形。

好孩子最初出海的路径,一样是从OEM+ODM开始的。

《品牌出海上一个七年》 中国早期的出海战略:OEM+ODM到品牌

老厂子的大门修好以后就没变过

80年代末的很多学校为了补贴日用,是有校办工厂的,一般生产一些粉笔、羽毛球、本子之类的东西。1990年昆山一所学校的校办工厂,正巧陷入了经营不善的困境,学校老师也不多,这个厂长的单子,就机缘巧合压在一位数学老师的肩膀上。

没错,这家校办工厂,就是之后的好孩子。而这位数学老师,就是好孩子的创始人、董事长宋郑还。

我们的文章是写品牌出海的,所以不大讲企业家白手起家的故事了,但是我想,一个数学老师能想到做风马牛不相及的童车,并且自己设计了第一款拳头产品,创新和走出去的精神是深植在骨子里的,这也是好孩子创立之初就开始做出海的原因。

好孩子产品在北美的登陆,就始于与美国品牌Cosco早年的一款ODM,第一个自主设计贴牌的产品Geoby。虽然Cosco如今已经是明日黄花,这款产品至今仍活跃在美国的入门级童车市场。好孩子出海的序幕拉开,那是1994年。

二、制造业出海转型的阵痛

在多年的OEM+ODM经营中,由于代工所占利润相当有限,绝大部分企业家都开始想到做自主品牌的OBM,好孩子也不例外,这个尝试,自主品牌的梦想从外贸的第一天,就没有变过。

但是在早期从代工到品牌出海的时代,诞生了许多的问题和困难,除了品牌这一段缺少knowhow和资源以外,我们悲剧的发现过去赖以为生的基础也被击碎:

1. 粮草不足,代工红利在进一步的缩小

在线咨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