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鱼体育十年几度沉浮 好孩子(01086)还是“好孩子”?

K图 01086_0

  被市场“遗忘”了两年,童车“一哥”好孩子国际(01086)终于不再沉默。

  注意到,自年初以来,好孩子股价最高涨幅超过一倍,并于4月29日创近两年新高。纵观好孩子近10年的股价表现,大体呈下行横盘再下行的走势。如何解读好孩子的这种股价走势,公司股价是否能成功突破底部中枢?还要从公司近十几年的战略变迁说起。


  两度变迁发展战略的“喜与泪”

  资料显示,好孩子国际成立于1989年,过去32年里,公司一直专注于孕婴童行业。期间其发展战略大致分别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为1989年至2013年,在这个时期,好孩子是一家海外品牌代工商,以OPM模式为其他公司设计制造耐用孕婴童产品。2005年,好孩子还进入了儿童汽车安全座椅市场。

  然而,代工业务毕竟缺乏想象力。2010年,好孩子在业绩实现增长的情况下在港交所上市,随即遭遇市场第一个“下马威”,股价连续下挫。

  2014至2017年,好孩子开始寻求商业模式变革,通过收购完成从代工企业向自有品牌模式转型。

  2014年1月和7月,好孩子先后收购Columbus Holdings GmbH和WP Evenflo Group Holdings,Inc,两家公司。前者为一家从事设计及销售汽车座椅、婴儿背带及婴儿推车的公司,后者从事Evenflo品牌在北美的儿童耐用品的销售。

  完成两大品牌收购后,好孩子业绩取得较大改观。营收从2013年的41.89亿港元(下同)增长至2017年的71.43亿元。在这期间,好孩子的股价也度过了一段“蜜月期”。

  转型成果显著之际,好孩子在2017年趁热打铁,进一步转型为产品品牌经营商。2017年10月,公司完成对中国最大的孕婴童产品专业零售商之一好孩子中国零售的收购,将业务从孕婴童耐用品扩张至非耐用品,并且拥有了线上线下完整的销售渠道。

  好孩子的品牌矩阵包括战略品牌,gb好孩子、Cybex、Evenflo以及策略品牌HappyDino、CBX、Urbini等。

  这一系列的操作,好孩子的投资价值进一步得到市场认可,公司股价在2018年5月一度达到5.53港元的高点。

  蛰伏两年,业绩滞涨围困好孩子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站在2018年5月那个时点,可能很少有人会预见,好孩子的股价会出现为期两年的“极限运动”。

  2018年,好孩子年度营收历史性突破80亿大关,达到86.29亿元,同比增长20.81%,但净利润却下降9.53%至1.67亿元。

  这一年,好孩子出现“增收不增利”情况主要因为两个事件。其一是2018年初,好孩子在美国的渠道商玩具反斗城(ToysRUs,Inc。)及其附属公司Babies RUS(BRU)破产及最终清算的持续影响。该事件除导致公司2018年出现坏账外,还导致好孩子2018年来自TRU/BRU的综合收入较2017年的2.92亿元下降至约0.35亿元。好孩子玩具业务分部,包括Rollplay品牌及Evenflo品牌内Exersaucer产品线受到直接负面影响。

  此外,公司2017年收购好孩子中国旗下业务,2018年该业务合并报表后导致公司期间费用增加,成为导致公司利润下滑的另一大因素。

  进入到2019年,好孩子实现净利润2.03亿元,表现明显回暖,但公司年度营收仅增长1.72%至87.77亿元。贴上业务扩张乏力的标签之后,市场对好孩子的耐心也随之瓦解。

  盈利能力回暖,童车“一哥”现新生机

  需要注意的是,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化,婴童产品的刚性需求没有发生根本改变,这也是好孩子国际得以持续经营,并且在经受公共卫生事件冲击之下仍能焕发生机的核心要素。

  注意到,2020年,好孩子实现营收83.05亿元,同比下滑5.38%,但净利润增长27.33%至2.58亿元,净利润创历史新高,净利润率恢复至3.11%。2020年下半年,好孩子实现营收45.87亿元,环比增长23.37%;实现净利润2.04亿元,环比增长275.5%。

在线咨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