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鱼体育《品牌出海上一个七年》结束与起点

导语:今年品牌出海又开始被热炒,不光是独立站,从CRM到Chatbot,从支付到MCN,这几年消费出海发展之迅速令人深信未来还有更大的风口。本文作者从去年年底开始,用一系列文章回顾一下,七年前加入一家中国上市企业的北美分部,和许多战友一起在北美奋斗品牌出海的经历。

过去的十一篇文章,站在一个好孩子出海人的视角,我写过了早年品牌出海、中西品牌不同、并购、供应链、展会、独立站、电商、MCN、本地化、品类等十个不同的主题

当然在品牌出海中,还有很多重要的概念,如选品、营销、团队等等未能涉及。我的文章更多基于的是我好孩子的经历和感受,不是方法论,只能说是抛砖引玉,是我们讨论与研究的开始。所幸有许多创业者和合作方通过这些文章找到我,我想这就够了。

眼下,市场与行业正迎来一个高峰期,有无数的创业者投身品牌出海,打法也日渐成熟,不管是好孩子人还是其他出海人都站在一个新的起点。

一、转投资跨境电商

在好孩子的几年里,我参与过海外的产品设计开发、并购团队的配合、海外展会、独立站、电商、社交媒体、开发新品类等等出海工作。2016年,我来到了硅谷,正式投身出海早期投资。

特别幸运的一点是在出海还未大热,未被主流创投圈作为主要方向的时候,我们身边就聚拢了一批深扎出海的互联网朋友。2018年,大观输出过一篇“出海问答”文章,访谈被投企业“星商电商”,题目就是“品牌出海为什么是新一代跨境电商的主流趋势”(文末有链接),那还是4年之前,星商将跨境电商分为:平台型(日后的独立站Shein类型)、产品型(Anker类型)、渠道型(大卖)三类。而这三类创业者在今天都走上了品牌之路。

在2021,很多朋友津津乐道热衷效仿Shein的成功,Anker的成功。行业也有无数不同的解读方式,中国同行说Shein是独立站,外国人说Shein是Real-time retail。这些解读都对,我们并不能定义他们成功的原因,而唯一能确信的就是中国品牌出海生态成熟,在背后有多个赛道的资源在支持驱动,具备了成功的支持条件。品牌出海成了串起移动互联网、电商、SaaS生态的一条金线。

美国记者 Matthew Brennan研究文章Shein’s Real-Time Retail Flywheel

在这过去的几年里,依照这个理念,我们在上下游积极探索,布局了独立站、布局了Martech、MCN、社交电商等等适合早期基金投资的细分赛道。从早期的OEM企业外贸卖货出海,到精熟海外投放获客、独立站亚马逊甚至社交电商平台的这一批DTC出海涌现,行业比我们想象的跑的还快。

二、未来的品牌出海

在后疫情世界来临后,跨境外贸的崛起,似乎未来的中国品牌出海要再次起航,有几个有趣的趋势是值得关注的:

第一个就是创二代潮。在现在的行业里有一股力量不容忽视:那就是所谓的“创二代”、“厂二代”。有一批在改革开放初期下海埋头苦干的企业家们,他们的子女接受了海外高等教育,正面临着接班的问题。

不接班是不可能的,接班吧,这一批在LA读大学的孩子们又不想回地级市厂子里面和父母一样端着保温杯做流水线。转型、迭代、接班这些关键词的冲击下,过去老爹老娘没有完成的,做一个世界的自主品牌这件事就成了他们最适合做的事。有相当活跃在出海领域的品牌出海创业者背后有相应的家族制造代工或供应链背景。具体的例子特别多,就不列举了。

互联网潮是另一个重要不过的趋势。唐斌森做的元气森林也加入了品牌出海大军。而我在之前的文章里面也写到过,一大批做社交、游戏、视频的创业者,转头去做了品牌出海,这些创业者他们没有开厂子的亲朋好友,但是他们懂得怎么做营销,怎么玩数据,懂得去哪里倾听年轻人和消费者的声音。

中国完善的上游生态使得供应链并不是卡着他们脖子的一件事,选买手货就行了。我听到不止一个投资人斩钉截铁的表示未来头部的品牌出海一定有从互联网和GenZ世代里诞生的,跨界的斜杠青年会产生更多有想象力的创业项目。而赋能项目、SaaS企业的完善,使得互联网与科技成为了制造业出海巨大的助推器。

Martech已经形成了极其完善的生态

这两大趋势为中国品牌出海注入了两股活水,不少资本站定这两类人的队挖独角兽,有新人就能有新的破局。

在线咨询

关闭